切换到宽版
  • 13阅读
  • 0回复

徐玉锁首次公开募股提升了工业实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未央区月
 


  军人出身的徐玉锁精神抖擞、思维敏捷,讲话声音抑扬顿挫、中气十足。他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的办公室几乎一尘不染,明亮而整洁,偌大的书柜尤为引人注目,放满了书籍。

  光影流转十八载,从风华正茂到不惑之年,从科研攻关到运筹帷幄,如何实现从部队技术尖兵到上市公司掌门人的转型蜕变?徐玉锁的答案言简意赅:“要树立一个远大目标,然后朝着目标不断努力。”

  “物联网并不神秘。”徐玉锁告诉记者,从二代身份证办 理自助登机牌到购买火车时需要出示的防伪学生证,从停车场用的RFID标签到高速公路货车不停车收费,物联网已经悄然渗透到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可谓润“物”细无声。

  首创铁路车号自动识别系统

  光阴倒回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还没有物联网的说法,徐玉锁的身份还是中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雷达测量部兰州科技开发部的高级工程师。他率领的团队,一开始从事的科研项目也并非车号识别。直到1992年7月,徐玉锁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国际铁路现代化装备博览会”,会上国外公司展示一个小火车拉着电子标签演示的项目引起了他的强烈兴趣。

  铁路上每天南来北往行驶着几十万辆货车,所有权归属铁道部。这些货车每天奔跑于各个铁路局的路段上,全国合计有3万名左右车号员,不分昼夜地采用传统的“口念、笔记”的方式抄录车厢编号,一辆列车从头到尾抄录就要花上40分钟时间,然后通过计算机人工录入,逐级上报并核收货车使用费。为此,铁道部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探索提高车号识读效率的方法,其间也试用过摄像技术等方法,都不太理想。

  徐玉锁敏锐地意识到,利用电子标签可明显提高车号识读效率:在每节货车车厢上都装一个电子标签,当车厢通过地面识别设备安装点,就会自动“刷卡签到”。军人的作风雷厉风行,徐玉锁团队的“铁路车号自动识别系统”项目1993年正式启动,七年磨一剑,终于开发出一套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铁路车号自动识别系统产品。

  当听到机器在设定模式下发出准确欢快的“滴滴”声时,远望谷第一代产品宣告成功。讲到这里,虽然已过去多年,徐玉锁仍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这一项目在铁道部应用,让中国铁路几十年来口念笔记抄录车号的方式成为历史,有巨大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使中国铁路现车管理一跃跨入世界先进水平。”

  “口念、笔记”在2003年基本淘汰。目前国内铁道部所有在跑的货车都有了电子标签,地面上安装有七八千套定位识别设备负责监测。纵横8万公里铁路线,任何一列货车身在何处,都可以精确追踪。铁道部统计结果显示,利用电子标签进行实时精确管理,不仅增收数亿元货车使用费、节省大量人工,还将列车正点率提高三成以上。

  底气源于自有“芯”

  从兰州的孕育积累到深圳的厚积薄发,远望谷这条路走得并不平坦。铁路市场RFID是技术门槛、市场门槛较高的行业,需要工业级的高性能产品,要求电子标签在-40度到85度可靠工作,125度下高温储存120小时不损坏,而地面识别设备也要求在-20度到70度环境下运转。与普通设备不一样的是,铁路市场RFID还需要全天候运行。

  “为什么研发周期长达7年?因为不仅要进行一系列检测与认证,还要满足铁道部制定的行业标准,其中仅运行试验就需要2到3年时间,”徐玉锁说,全国70万辆货车,大约一半在使用远望谷的产品,普通公司没有4、5年的准备难以进入铁路RFID市场。

  远望谷的底气还来自于公司掌握的专用芯片技术,没有核心技术,就失去了生存之本,“哪怕砸锅卖铁,也要有自己的芯片!”徐玉锁如是说。

  截至目前,铁路RFID系统已经发展成为亚洲乃至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应用工程。这一领域对远望谷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现在谈到远望谷业务板块,分析人士往往将之区分为铁路市场和非铁市场。公司近期完成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投向的五大项目之中,就有铁路车号智能跟踪装置、基于RFID的铁路车辆零部件管理系统两项与铁路业务相关。徐玉锁告诉记者,在铁路市场还有挺多值得深挖的RFID应用,目前静态监测已经相当成熟,公司开始向动态监测、重力监测、图像监测领域延伸。

  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引发高铁概念板块哀鸿遍野,远望谷在二级市场上也一度受到拖累。对此,徐玉锁解释说:“远望谷谈不上高铁概念,远望谷的RFID系统目前只是应用于货车车号识别及现车运行统计管理,基本不涉及客车,更别说高铁了。”

  从绿皮火车到和谐号,从蒸汽机、内燃机到动力机……大多数人对于火车的直观感受以客车为主。而徐玉锁做了一次科普:目前我国铁路货车约70万辆,每年新造车就有几万辆,而客车累计仅4万多辆,和谐号高铁动车组总计才900多组,“高铁和传统货车不一样,目前没有识别系统,识别系统的初衷是对运行轨迹的追踪管理,不涉及监控方面的问题。”

  向市值千亿进军

  2007年7月21日,徐玉锁在深交所敲响钟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之后,远望谷踏上了新的征程。根据徐玉锁的规划,争取上市之后10年到15年成长为市值过千亿的公众型公司。

  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在深耕铁路市场之外,远望谷先后进入畜牧、酒类防伪、图书、烟草等行业。在远望谷新进入的RFID基础应用之中,徐玉锁向记者重点介绍了畜牧和酒类防伪。其中,农业部积极推动的猪牛羊疫病可追溯体系,RFID及二维码公司都竞相争食。

  “农业部以往主推成本更低的二维码,现在则将目光转向RFID电子耳标,”徐玉锁认为,二维码虽然便宜,但在应用技术上存在缺陷:标签弄脏难以读取、光线较暗难以读取、动态下难以读取,在澳洲、欧美等畜牧业发达地区基本采用电子耳标,“伴随肉食品价格上涨,电子标签的成本也不是问题,预计未来将取代二维码。”

  远望谷自2008年开始在新疆进行4000多头奶牛试点,今年进一步加大力度,在新疆地区针对70万头牛羊进行电子耳标试点。这一电子耳标追溯系统给动物以电子身份,对其出生、养殖、屠宰进行全程追踪,每一次注射疫苗、每一次生病都有完整记录,形成庞大的数据库,屠宰前电子耳标与数据库信息必须进行核对,核对一致后才能发检疫合格证。

  与农业部猪牛羊疫病可追溯体系相衔接的有商务部主推的肉菜追溯管理,这一流动环节的追溯已在全国二十多个城市进行了试点,猪牛羊屠宰之后,肉类信息可以经由计算机网络从电子耳标向条形码继承转换。

  徐玉锁告诉记者,疫病可追溯体系及肉菜追溯管理建设未来市场潜力巨大,远望谷一直在积极参与,其中前者已历经3年多市场培育,并参与行业标准编写,目前电子耳标试点方面,远望谷占据的市场份额最大。

  此外,酒类防伪也被徐玉锁视为一大朝阳产业。远望谷近期增持成都普什股权至30%,该公司是五粮液酒类RFID防伪标签的专门供应商。据徐玉锁透露,“商务部针对酒类防伪予以重点支持的有三家,分别是五粮液(000858)、贵州茅台(600519)以及张裕A(000869),各给予2400万元、2000万元、700万元资金支持,其中五粮液的防伪体系走在最前面,已具备产业化能力。”

  徐玉锁表示,五粮液今年将在三千万瓶高端酒上装防伪标签,成都普什也将成为国内第一家把电子标签成功用于酒类防伪的公司,远望谷借此成功进入酒类防伪行业,预计2012年五粮液电子标签及配套识读器投入金额过亿,“远望谷已经参与商务部酒类防伪标准的制定,可能有机会进入上述三大酒类品牌防伪体系建设,此外与泸州老窖、郎酒的合作也在开展之中。”

  据介绍,RFID标签将设在酒类瓶盖上,一旦开瓶就损坏无法重复使用,每瓶酒电子代码跟后端数据平台一一对应,代码的唯一性与标签的不可重复性将令假酒无处遁形。这样一个电子标签成本约两块多钱,与高端白酒动辄上千的零售价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徐玉锁强调,酒类防伪体系的建设,除却电子标签之外还需要配置网络及相关识别设备,不具备规模优势的酒类品牌没有能力率先介入。

  除了铁路、畜牧、酒类防伪、图书、烟草五大业务领域,远望谷也在谋求车联网、商超物流管理、珠宝标签等领域的跑马圈地。在徐玉锁看来,得益于政策支持及产业振兴,物联网产业面临一个好的发展机遇。虽然目前经济形势不明朗,对物联网产业也有一定影响。但他强调,面对今年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徘徊,远望谷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应用市场的培育需要时间,远望谷也有足够的耐心。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