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2阅读
  • 0回复

让路疫情研究,莎普爱思申请延期一致性评价结果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未央区月
 


  据10月28日莎普爱思公告称,由于受新 冠疫~情影响,公司预计无法在原定期限内将评价结果上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公司已通过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国家药监局申请延期完成一致性评价相关工作。
  
  这对于筹备了相关工作近三年的莎普爱思来说,确实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自去年8月,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医学伦理委员会召开会议,宣布审查并通过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莎普爱思)上市后临床研究方案,同意按该方案开展临床试验后,市场对于相关结果一直抱有很高期待。这项评价对于莎普爱思的意义深远,是直面外界对于其拳头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莎普爱思)争议的切实有效证明。
  
  但遗憾的是,突然而至的黑天鹅事件打乱了这项评价工作的进程。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在于,受今年初爆发的新 冠疫~情影响,国内几乎所有医疗资源都在不遗余力地向此倾斜。在抗 疫这件事上,我们几乎是举全国之力的。
  
  换句话说,国内最顶尖、最核心的医疗资源都在无条件支援抗 疫工作,包括对已有病例的救治工作、疑似病例的筛查工作、流行病学调查工作,以及最重要的疫苗研发及临床试验工作。这些都势必将得到了国内各大医疗机构的无条件支持。
  
  那么理所当然的,那些没有那么紧迫的、非疫~情相关的临床试验工作就势必面临暂停或进展缓慢的结果,不仅如此,各大医院的伦理审查、合同审核、试验周期也会相应拉长,入组难度相对较大。
  
  莎普爱思也不得不正视目前国内医疗资源阶段性紧缺的主要矛盾,“让位”疫~情。
  
  对于莎普爱思来说,项目的“推迟”对其影响不小。谁都知道这项评价工作是其洗清市场争议、摆脱舆论漩涡的最有力手段,评价工作的结果越晚面世,莎普爱思就可能承受越长时间的舆论压力。
  
  但话说回来,从莎普爱思的角度来说,“推迟”的影响又似乎没有那么严重。本身公司就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将赌注全部押在这项评价工作上。
  
  首先从专业性的角度来说,这本就不是一项能够快速反应的工作。众所周知,一项新药在上市之前的临床试验需要经历三个阶段、上市之后再经历第四阶段,即便抛去已经完成的研发过程,后续仍需要大规模的志愿者完成单盲、双盲、三盲等试验,过程繁琐且庞大,整个周期多则经历几年到几十年的周期。即便如莎普爱思这样已经完成了前期的研发工作,三期临床试验和研究也普遍在2-6年左右,不可能急于一时。
  
  所以从一开始就将一致性评价工作与莎普爱思的生死前途过度绑定,就是一个有失偏颇的判断。
  
  其次回到业务的基本盘,市场对于莎普爱思的经营状况、战略规划也是怀揣信心的。
  
  一个事实是,今年的半年报虽然营收、净利等结果性指标并不好看,但莎普爱思依然凭借充足的现金流以及优良的资产负债率赢得了投资人的普遍看好。除此之外,莎普爱思真正“押宝”的大健康转型才是投资人最为看好的战略布局,在这方面的努力,莎普爱思始终是不遗余力的。
  
  就在十天前,经历了实控人变动的莎普爱思率先完成了一场收购案,以5亿现金全资收购泰州妇幼儿童医院,为其大健康版图再添一项新的热门领域。
  
  后者的业绩无疑是能打的。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泰州医院毛利率为44.71%,2019年增至46.13%,2020年1-7月为47.52%,略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综合毛利率。2019年及2020年1-7月的收入分别为17229.09万元、8401.0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879.02万元、1773.70万元。
  
  而在此次收购交易中,泰州医院也承诺2020年度、2021年度、2022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108.50万元、3778.50万元、4113.00万元。
  
  对于莎普爱思来说,妇幼板块的助力算得上一个强有力的业绩支撑。
  
  加之近日来A股眼科板块愈加气势如虹,以眼科为核、大健康为域的莎普爱思未来的成长性自不言而喻。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